<th id="q499n"><legend id="q499n"></legend></th>

  • <td id="q499n"><ol id="q499n"><mark id="q499n"></mark></ol></td>
    <s id="q499n"></s>

    业界资讯

    商家集体吐槽:造假者太“逍?!?,我们心里苦

    提供者:   来源:   时间:2017-09-07  

    近年来随着科学的进步社会发展的同时,造假成本也在不断的下降。

    假冒洁丽雅的36万条毛巾,在上海人口抽查中作为赠品,造假当事人只被判了三年、缓期四年执行,现在还不知道铁窗的滋味是什么。

    类似的案例,是当下打假困局的典型缩影。打击假货有多难?我们来看两个数字,4495和33。

    除毛巾案例外,一名卖了上万双假冒安踏运动鞋的售假者,从2011年起连续被抓了3次,其中一次没收了设备,一次进行了???,最后一次判了缓刑,最终一天牢也没坐,制假规?;怪鹉昀┐?,目前仍在制售假鞋。专家表示,目前我国对制售假者的缓刑适用比重太高了,应严格禁止缓刑适用。

    3月1日, 由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主办的“惩治制假售假行为法律对策研讨会”在浙大之江校区召开。来自浙大、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学者一致认为当前立法严重滞后,制假售假犯罪成本和惩罚过低,导致假货分子“前仆后继”,建议从入罪门槛、举证责任和量刑标准三个角度切入,完善立法,对制假售假者加重刑罚。

    一些商家也在这次研讨会上吐槽,让我们听听他们有多么不易。由于制假售假需要付出的代价太低,打击假货这件事,让大家吃够了苦头。



    洁丽雅:560万假货,成了上海人口调查的赠品


    说起来都令人难以置信。上海市2015年人口抽样调查活动中使用的洁丽雅毛巾赠品,竟然是假货。洁丽雅愤而将假冒责任人告上法庭。据悉,涉及的毛巾共计36万盒,经营数额达561.3万元。最后责任人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但缓期四年,赔偿金额50万。

    在浙大法学院“惩治制假售假行为法律对策研讨会”现场,当洁丽雅的周先生说起这个案例只是“判三缓四”(判三年、缓期四年),有业内人士摇摇头,“这没多大根本没有作用啊”。

    河北高阳县是中国最大的毛巾生产基地,当地有一些厂家可以专门定制生产和洁丽雅花样颜色高仿的毛巾。只是,对洁丽雅来说,异地取证打假更难。

    安踏:卖假鞋三次被抓,一天牢没坐


    安踏曾经连续追踪打击在网上售卖假冒安踏运动鞋的嫌疑人刘某某。2011年底,安踏配合执法部门查处其在福建泉州晋江的售假窝点,但现场只查获两百余双假鞋。不足5万元的现行入刑点,公安只能没收假鞋和售假电脑设备。

    2012年夏,安踏再次发现刘某某在网上售假,并查到其在江西丰城一商铺中的售假窝点。但质检和公安现场仅查获50多双假鞋。公安只能再次没收售假电脑设备,质检对其???。

    2013年底,安踏终于查到刘某某在江西高安的制售假鞋工厂和仓库,这次现场查处6000多双假鞋和相应制假设备,案值数百万元。刘某某终于刑事拘留并移交司法。

    然而,刘某某最终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25万元,一天牢没坐就回了家。而据安踏的监控,目前刘某某仍在从事制售假鞋生意,只是不假冒安踏了。

    安踏集团法务部品牌?;ぶ芫硭?,安踏每年投入数百万元打假,但最终付出代价的制售假者寥寥?!跋赶牒芸膳?,像刘某某这样反复被抓却判不了刑还一直全国流窜制售假货的人不知有多少?!?/span>

    圣迪奥:让造假者倾家荡产,才有震慑作用


    南京圣迪奥女装维权负责人王先生有多年打假经验。打假的过程中,王先生发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一次,他从一个圣迪奥的假货商家买货品,对方一看买家是南京的,干脆不卖了?!笆导噬?,是怕我们去查?!?/span>

    王先生说,圣迪奥给淘宝提交了200多个疑似售假商品的链接,得到了阿里平台治理部门的积极回应,下架和关掉了好多家,但还有一些还比较难认定?!拔颐亲挪槭奂俚墓ぷ魅嗽辈偶父?,人力不够,而且打假投入太高?!?/span>

    一个案例也让王先生耿耿于怀。他曾经在网上购买圣迪奥的假货,根据发货地址去了扬州一处地方蹲守,跟踪从工厂到仓库往返拉货的三轮车,然后去报案。最终这个案子判下来,造假者只赔了3万,判了三年。后来知道,这个当事人是刑满释放人员,用了两年时间,依靠制造销售圣迪奥的爆款,买了车和房?!芭械没故翘?,真的让造假者倾家荡产,才有震慑作用?!?/span>

    老板电器:每年花数百万打假,还被造假者恐吓


    打假五年的老板电器法务经理,多次被制假者威胁“你别想活着走出这个村!”

    这位经理介绍,家电制假行业分工越来越专业,包括上游制造没有品牌标识的“白机”,以及印制侵权标签的印刷厂。目前法律打击的制假者多是下游组装人员,而随着制假者反侦察能力的增强,售假现场能查处到的假货量很少。 “我们每年投入数百万元打假,但目前法规很难打击制假产业链?!?/span>


    打假如何破局?听听法学专家的呼吁


    在浙大法学院“惩治制假售假行为法律对策研讨会”上,一位老公安痛陈打假不易。办案这几年,他发现,涉假犯罪的专业性、职业化程度不断提高,分工不断精细化和明确化,环节越来越分散。 “有些村里身份证都被收购光了?!?/span>

    2016年底,在一起莆田假鞋案子中,4万多双假鞋从莆田销售到全国各地。然而消费者不知道的是,造假者用VPN代理技术将店铺的地址虚拟为世界的任何地方,而发货时与物流公司合谋,将真实的发货地莆田改为美国、日本等地。

    这位老公安介绍,在电子商务类案件中,一个案件可能会涉及全国十几个省份,公安机关取证非常难。像近似商标的散件组装、货标分离等情况,法律上怎么认定、规范执法的细节流程等,都没有明确说法。

    总之打假不能光靠公安一家来做,也不能只在特定区域严打,而是要推动打假主体多元化、治理范围全覆盖,希望中央有关部门来牵头部署打假相关工作,就像当年酒驾入刑一样高度重视假货问题。

    下一条:鞋材原料TPU迎涨价潮 鞋材商艰难应对
    所属分类:业界资讯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     
    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
    俺去鲁婷婷六月色综合